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(理论)斯蒂芬—占星学与心理咨询

2023-01-01 00:42:11 2785

摘要:斯蒂芬·弗里斯特,进化占星学的创始人之一,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占星大师之一,《内在的天空》等系列占星著作作者。转载请注明星译社及译者刘小猫。也许我正和一位出生时月亮落在中天的客户坐在一起。这些符号告诉我,她在这一生中被 "召唤去完成一项任务...

斯蒂芬·弗里斯特,进化占星学的创始人之一,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占星大师之一,《内在的天空》等系列占星著作作者。

转载请注明星译社及译者刘小猫。

也许我正和一位出生时月亮落在中天的客户坐在一起。这些符号告诉我,她在这一生中被 "召唤去完成一项任务"——她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做,这些事情将触动那些与她并没有任何个人恩怨的人的生活。有了星座和相位,我可以得到更多的具体信息,但这不是我在此篇的重点。我想写的是一个非常滑稽的问题,那就是占星术和心理治疗之间的关系。我的客户的月亮在中天,只是我的发射起点。

我们都要对自己 "栖居于" 我们出生星盘的方式负责。这种自由意志的因素在我对占星学的理解上来说,是绝对核心的。这个关键原则的一个层面是,我们都有自由去吹动它——自由地让恐惧、糟糕的社会条件或纯粹的懒惰在我们的生活中大幅减少。你、我还有我的客户都是如此,月亮在她的中天,也是如此。她 "有任务 "的事实并不意味着她会去完成任务。一些人的 "月亮功课"必须以她最终能够服务她的社区,给予她的社会任何的馈赠为基础。这将需要一些努力。

我的客户生来就是为了在陌生人的生活中扮演某种有帮助的、治愈的角色的。这些人并不清楚,但这些陌生人确实正指望着她。如果她不能把自己提升到近似自己人类潜能的程度,那她就根本无法支持到他们。这意味着,她的失败会给他们带来痛苦。

这就是一切开始变得真正棘手的地方。这种失败的可能性让占星师面对一个不舒服的事实,我们不能逃避,或者将其藏在地毯下。我们到底在多大程度让这位客户看到我们看到的她星盘上的责任?这里的利害关系不仅仅是她自己的精神健康——而且其他的灵魂都在依赖她。我们在道德上有权利这样说吗?我们有道德上的义务要去说吗?

先对你的看法保留下。在你自己最为黑暗的时刻,难道你没有在一些时候寻求帮助吗?难道没有人劝告过你或支持过你吗?

如果那个人没有出现,你的生活会发生什么呢?

这就是我在这里要说的。关于她的星盘中隐含的 "灵魂契约 "的真相,就是我试图传达给我的客户的。她自己的内在工作很重要,但不仅仅是对她而言,而且其他人也在指望着这部分。

所有这些都是真的,如果占星学本身是真的。如果我的客户能听到我的真正意图,她就会受到启发。我希望我的话能帮助确认她的 "神圣命令"——反正她心里明白的。但如果她没有达成呢?如果她让 "恐惧、不良的社会条件或纯粹的懒惰 "拖累了自己的生活呢?那么,从心理治疗的角度来看,我给她的信息将严重地违反道德。我已经对我的客户有了内疚,并试图带着羞辱来操纵她的行为。

呀!这话很刺耳,但很难逃脱其中。我应该让她想想她可能会辜负的那些可怜人吗?我应该为这个问题和她抬杠吗?

公平地说,即使这种 "道德上的失败 "是我想要坦诚直言的基本想法,我肯定也不会完全这样去说。我会努力表现出善意和耐心,并保持自己的观点。灵魂进化的事情需要时间,也需要自我的原谅,以及所有这些。但是,她的那种 "不能达成"的感觉仍然会是其中被带出来的一部分,而且没有任何简单或直言的方法。

永远不要忘记:占星学把 "完美生活 "的镜子放在了我们面前。这就是它的可怕之处。我们中没有人能够完全达到我们的星盘所呈现的标准。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对它保持向往。我们都是灵魂层面 "努力中的作品"。自我宽恕是药物配方中非常必要的成分。

这里有着非常关键的一点。要看到因为其中完全不同的语气甚至是道德态度,占星咨询 与心理咨询如何呈现出显著的不同的?我们在每个人的出生星盘中看到的激进而严酷的真相,使我们处于一种心理治疗师永远不需要面对的情况。这就像天使在我们耳边低语,而我们被他们告诉我们的东西所困扰。我们无法不听到它。但我们怎么说呢?我们会说吗?

让我们进一步来探讨。

一般来说,心理治疗师比占星师做更多的倾听,而占星师则做更多的对谈。一个心理治疗师必须通过谈话来 "发现 "一个客户。占星师的工作比这早了一光年,他手上有客户星盘非常残忍的 "X光图"。

此外,客户带着来到心理治疗师那里时,与他或者她来见占星师时,是带着非常不同的期望的。客户希望占星师能 "告诉他们一些事情"。问客户对他们的 "水星与天顶呈梅花相 "有何感受的 "心理占星师 "肯定是个笑话。这个可怜的客户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梅花相。客户来找我们是为了获得我们的专业知识——而这是他们自己不具备的专业知识。

作为一个做咨询的占星师,我自然希望让客户感到有力量和鼓励。我确信所有体面的心理治疗师对他们的工作都有完全相同的感觉。我们都在努力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灵魂治愈者。这两个领域之间存在着明显的互补性。不过,正如U2的老歌所说,"我们是一体的,但我们并不一样"。

几年前,我听到罗伯特汉德在某次会议上发表了的令人难忘的演讲。它实质是关于 "治疗者 "和 "预言者 "之间的区别。我认为这有着深刻而有益的区别。我们占星师是预言家。心理治疗师是治疗者。占星师把真理的镜子放在客户面前,然后会说类似的话,"现在按你的意愿去做吧。” 而与此同时,心理治疗师通常与他们的客户一周一周地工作,握住他们的双手——同时也握住他们的脚。

尼娜奥特加既是一名进化论占星师,也是一名受过训练的心理治疗师。她服务于她出生的城市——墨西哥城。当我问她关于我所纠结的问题时,她说得很简洁,"进化的占星术带来了关于是什么、于何时、要如何解决我们问题的光明而敏锐的意识,但艰苦的工作发生在心理治疗中。" 尼娜明智地指出了我们作为占星师所面临的一个基本困境,"我们很容易忘记占星师说的话,因为我们的身体想要忘记。记住是痛苦的,即使我们的灵魂想要愈合。" 她补充说:"心理治疗帮助我们保持在开放的伤口面前。有时占星学带来的意识太多,无法一蹴而就。"

顺便说一下,尼娜的电子邮件地址是astrologiaevolutiva@gmail.com,她对我的出版给予了祝福。她是陪伴我走过四分之一世纪的挚友,她是一位真正的智者。

哈德利菲茨杰拉德是另一位有执照的心理治疗师,同时也是一位进化派占星师。她在加州的洛杉矶工作,我很荣幸能有她作为我多年的学生。她写道:"对我来说,占星术是古老的、充满灵魂的心理学的祖先。当代心理治疗可以提供一个维度上的——理想的神圣的——容器,用于盛下出生星盘中以原型而呈现的无数困境、礼物和挑战。当我们能够保持专注时,占星学就会带着一种宇宙的同情心,无论我们是做一次性的解读还是持续的工作,而这都会在其中占有重要的位置。"

像尼娜奥特加一样,哈德利-菲茨杰拉德也在争取将这两个领域综合起来。她写道:"我在1974年就有一个设想,占星学将成为心理治疗过程中的一个宝贵的伙伴。那时我经常说,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活到这一天,但我想尽我的力量做一个媒人。这个概念让我周围的人都觉得很疯狂。我不确定,但我可能是全国第一批写关于这个主题的硕士论文的研究生之一——并且被接受了。所有已知的道路在当时都没有完全开放——或者受阻了,所以我只是不断地通过行走来开辟道路。而我们在这里已经走了将近五十年了。"

哈德利也是我一位非常亲爱的朋友,显然是开创我们领域未来的先驱之一。她的网站是HadleyFitzgerald.com。无论是占星学还是心理治疗工作,我都会把我自己的母亲送到她那里。她真的是太好了。

让我们把这一切放在一个更广泛的背景下。

占星学之星可能正在升起,但 "它还没有完全升上来。"去参加一个有很多位高权重的陌生人的盛装派对。当有人问你 "你是做什么的",试着说你是一个专业的占星师。

我的老天——当然马上会被取笑和开玩笑的日子已经过去了。但你仍然可能会收到一些有趣的眼神。

另一方面,如果你的回答是:"我是一名心理学家。" 你的尊严将处于更安全的地位。对许多人来说,从事心理学是一份 "真正的工作",而占星学则更像是一种娱乐。这都只是社会学的事情,并非宇宙真理——但这也是我们都挣扎其中的激流。同样,事情正在改善。我们占星师正在慢慢赢得这场争取人心的战斗。但是,我们的"心理健康专家 "同伴这颗更为明亮的星星,诱惑着我们把自己的星星搭在他们的肩上,这仍然给我们的领域投下了长长的阴影。

占星师和心理治疗师可以成为天然的盟友。尼娜奥特加写道:"所以是的——我投互补性一票。" 我同意尼娜的观点——互补性也得到了我的选票。但是我确实喜欢为占星学要自己站稳脚跟而大声疾呼。我们不是无足轻重的“伪”心理学家。我们的灵魂治疗系统最终与心理学非常不同。我们谈得更多,因为我们在客户走进门之前就有很多答案——至少是大致的答案。我们已经看到了他们的星盘。这就是他们拜访我们想要听的东西。因此,我们自然少做纯粹的倾听,而多做引导。

对一位心理治疗师来说,"太有指导性 "是一个重大的错误。对占星师来说也是如此——但我们占星师在更远的地方就已经超越了 "太有指导性 "的极限了。例如,我怎么能看着那个女人的图表,她的月亮在中天,而不 "指导 "她寻找有意义的工作?我知道她需要一种生活中的使命感,否则她会感到痛苦和迷失——她的星盘闪着大灯一般地告诉着我这一点。如果一个心理治疗师一开始就对她有同样的假设,那就是把他或她自己的价值观或文化规范投射到客户身上,这是一个重大的错误。就心理治疗师所知,对于那个特定的女人来说,治愈痛苦和迷失的方法可能在于冥想或绘画。它可能在于拥有孩子或孙子孙女。它可能与社会上的任何使命感完全无关。

没有办法——占星师知道心理治疗师不知道的事情。当然,相反的情况也是如此。预言家有其技能;治疗师也有。这些技能甚至经常重叠,但它们是不一样的。

许多年前,当我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实践工作刚开始建立时,客户有时会在治疗后与我联系。他们首先会对我的工作表示感谢,但又说这让他们感到震惊,他们希望能与我进一步交谈。我很自然地同意了——我真的没有看到任何道德上的其他选择。后来我才知道我是 "无证从事心理学工作“。说来话长,但我自己后来也进入了心理治疗的领域,并在一位也是我的客户的心理治疗师那里当起了学徒。也许更重要的是,我还做了一件我会向任何咨询占星师推荐的事情——我编制了一份我认识和信任的治疗师名单,我可以向他们推荐客户。

我仍然认为做推荐是一个很好的主意,但是当涉及到21世纪的心理学时,我目前认为自己是 "忠诚的反对派"。我并不是要把这个问题过分分化——说实话,我最好的一些朋友是 "心理医生"。我对这个领域非常尊重,同时也有一些争论。我想我在这里真正要说的是,虽然我们从心理学那里学到了非常让占星学受益的东西,但鞋子也可以适合另一只脚——心理学家也可以从我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。我相信,他们需要这样做。

让我引用另一位好朋友和同事的话——丹库萨尔。他是一位经过培训并获得许可的心理治疗师,是荣格派的咨询师,同时也是一位进化的占星家。他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执业。他的网站是DanKeusal.com。20多年前,丹是我在堪萨斯州第一个占星学徒计划的创始成员之一。从那时起,他就一直带着火炬。在西雅图地区,他是我的首选推荐人。

正如占星术正在努力摆脱其宿命论、预测性的过去一样,心理治疗也需要抵制目前的简化主义方法的趋势,那种只关注症状的缓解,而忽视了无意识和灵魂的更深层次领域的过时方式。我告诉我的占星客户,出生星盘是他们的灵魂在愈合和成长过程中需要采取——并准备采取的——下一步的象征性编码,我与我的心理治疗客户合作,帮助他们认识到他们自己的心理和外部生活的独特方式——同步的镜子——召唤他们勇敢地进入和通过这些来到下一步的日常工作中。

祝福丹所呈现的智慧。作为进化派占星师——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任何我推荐甚至尊重其工作的心理治疗师——我们的目标不是简单地 "消除症状"。我们不希望像那些医生一样,仅仅因为你的背部疼痛就开出阿片类药物。我们想深入到根本原因上,促进真正持久的愈合。深入的心理学工作擅长这一过程,将占星学的透彻见解加入到它的武器库中,就像在你的丰田车里添加涡轮增压一般。

经常听到一些 "科学派"专家谴责占星学的日益流行,认为这是批判性思维的衰退和我们教育系统的失败的表现。我就不反驳了。我只想说,你是一个精神性的存在,在一个有意义、有目的的宇宙中拥有非常切实和肉体的体验,这个概念显然不是一个特别科学的说法,尽管我热切地相信它是真的。就像占星师经常屈服于诱惑,把自己当作 "不起眼的心理学家 "一样,我觉得许多心理学家在科学的方向上太过于屈从卑微了。

心理学真的是一门科学吗?

让我说,我相信这个问题有资格作为一篇论文题目。

人类渴望在他们的生活中获得一种终极的个人意义感。今天,占星学在提供这种精神食粮方面比科学的心理学做得更好。这就是我们最近在市面上做得这么好的真正原因——我认为这根本不是关于 "批判性思维的衰退和我们教育系统的失败"。我认为这是关于普遍存在的,对魔法与意义的精神性渴求——存在主义心理学未能提供的东西,甚至宗教都似乎越来越不能以任何令人满意的方式提供。

像我的朋友尼娜、丹和哈德利一样,我也对占星学和心理学的新型的协同作用感到兴奋——但我们不要因为热衷于获得公众认可而失去我们形而上学的根源。我们占星师不是心理学家。我们不能追随他们的脚步。我们需要创造我们自己的道路。

在这一点上,如果我必须打赌的话,我会赌占星术的未来,而不是心理疗法的未来。这将是我的赌注——但我的祈祷将是为了一个新兴的平等的婚姻。而我们的主题曲将是:"我们是一体的,但我们不一样。"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